返回 第五章:专业   轮回乐园[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五章:专业[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城的临时居所,后院内。


商定好后续计划,裁决者三贱客率先离开,本来苏晓准备提供往返传送,但在癞蛤蟆与暴鼠的拼死反对下,他们两个狼狈逃离,其实凯撒是有些意动的,因为用苏晓的传送阵去南大陆,不用花钱。


但在得知苏晓又改良了灭法传送阵后,凯撒沉吟了几秒,最后一咬牙,决定试试,毕竟这能省去一笔灵魂钱币支出,虽说以凯撒的身价,这是九牛一毛,但在凯撒的认知中,每一枚灵魂钱币都是无价之宝,这和他现在有多少灵魂钱币的家底,没关系。


换种理解就是,每花出一枚灵魂钱币,对于凯撒而言都是瑞通刀子割肉般。


裁决者三贱客走后,两名好队友也决定动身,约定之后在南大陆的黄昏城会合,两人刚要起身离开,虚空之树的公告就出现。


【公告:警告,北大陆预计在1小时05分后,进入暗夜!】


【所有位于北大陆的契约者,需在暗夜来临前,进入北大陆的庇护区内,躲避本次暗夜,本次暗夜预计持续十小时。】


【北大陆唯一庇护区为:地城。】


【已为所有位于北大陆的契约者,开放地城坐标。】


……


字体血红的公告与提示接连出现,这让准备离开的罪亚斯与伍德,决定暂时观望。


这决策是正确的,因为从一开始,本世界的危险源头就不是天空中的太阳,这颗太阳的太阳之力的确有所畸变,但作为从超脱时代照耀本世界至今的烈阳,它的存在,依然是在庇护着大地上的生灵。


否则的话,烈阳城……不对,现在已称之为黄昏城,黄昏城的太阳神族们,为何不惜代价,依然传承「烈阳之血」?答案是,当天空中的太阳暂时沉寂,血月浮现时,才是本世界真正显露狰狞之时。


从无光区内蔓延出的深渊之力,不仅侵蚀了太阳,对月亮的侵蚀更严重,本世界的银月,曾是虚空万界中的奇观之一,想来也是,有资格在夜间替代无上烈阳,怎么可能不是奇景。


有不少学者认为,银.月狼的先祖,是来自于烈阳星·奇利亚德,而银.月狼一族全族成为深渊监视者,很可能是因为它们位于奇利亚德的初始银月,被深渊之力所侵染,畸变成了血月。


这仿佛是个因果,也像是个诅咒,让后世作为深渊监视者的月狼们,多数的下场都是被深渊所侵蚀、


仔细想来,还真就是如此,灭法者、魔镰、漫游者们对深渊的接触程度,不比月狼们低,但只有不到五分之一,是因深渊侵蚀而惨淡收场,反观月狼一族,十只月狼中,最起码有六只是终结于深渊的侵蚀,这宿命般的诅咒,或许就因为天空中这轮血月。


天空中的血月,让本世界的夜晚极为可怕,总计分为四个级别,为:暗夜、黑夜、血夜、永夜。


暗夜:环境相对昏暗,太阳所带来的压制力降低65%,所有黑暗生物出巢,扭曲茁壮怪物、渴血者中度狂化,少量深渊生物出没,少量不死者出没。


暗夜单次持续时间:8~10小时。


……


黑夜:完全进入夜幕,太阳所带来的压制力降低100%,所有黑暗生物出巢,扭曲茁壮怪物、渴血者高度狂化,中等数量深渊生物出没,中等数量不死者出没。


黑夜单次持续时间:10~15小时。


……


血夜:血月完全出现在上空,遮挡住太阳,所有黑暗生物出巢+狂化,扭曲茁壮怪物、渴血者重度狂化+重度畸变+重度渴血,大量深渊生物出没,大量不死者出没,深渊系存在出没,被感染的异存在出没。


血月对生灵所造成的影响:重度嗜血,理智上限-50%,易狂怒,易疯狂,陷入绝望概率提升300%,产生虚妄黑暗信仰概率提升39%,持续消耗理智值,当理智值归零后陷入血月畸变,畸变为月之狂兽。


血月单次持续时间:20~24小时。


……


永夜:太阳陨落,血月永远高悬在上空,本世界默认永远进入「血夜」阶段。


……


四个级别的夜晚,才是烈阳星真正的恐怖,眼下北大陆即将迎来第四梯阶危险度的夜晚,苏晓跃到豪宅顶,下一秒,犹如蒸汽火车的蒸汽鸣笛声,从地城的中心钢铁建筑顶端传来。


呜!!!


蒸汽鸣笛的声音奇大,甚至在空气中震出波纹感,此时地城内每家都是钢铁建筑的原因找到,每栋建筑的门窗都降下闸门,让整栋建筑封闭,外墙上的蒸汽管道阀门打开,热蒸汽喷出,黑暗生物厌火、厌热,这能最大限度避免黑暗生物靠近自家民宅。


一股股城卫军团或超凡者公会,向地城最大的入口奔行,无需黑暗神教胁迫他们守城,倘若地城失守,所有人都要死,除了极少数的传送阵,能在本世界的夜间生效外,九成九的传送阵都无法突破暗夜所导致的空间质量骤增。


这其中差别为,激发一颗步枪子弹后,在空气中射程几百米到千米,但在水中只有1~3米的射程,这还只是几百倍的密度差距,烈阳星白天与黑夜的空间密度差距,在45600~46000倍之间,很多空间系都在本世界夜间怀疑过人生。


苏晓纵跃在多层的钢铁建筑间,越发紧张与黑暗的范围下,风声在耳旁的呼啸,空气中有股草木的清新气味,这是深渊能量开始活跃的直观体现。


当苏晓抵达地城唯一的出入口时,发现这几十米宽,百米高的金属巨门前,已经布设好各类防御武器,之所以将门建造的这么大,地城也是迫于无奈,整个地城所在的地下空间,其实是只沼泽之主的龟壳,这位沼泽之主,是本世界巅峰时期,仅弱于初代太阳王的存在。


它的体型之大,看此时的地城就知道,这超巨型龟壳上方有很多脸盆大小的孔洞,是当初被初代太阳王所伤,地城就是利用这些孔洞,让上方的太阳树树根,能蔓延到地城穹顶。


更直观的表达是,整个巨大龟壳被埋于地底,龟壳内部的空间就是地城,而两端缺口,后面被地城封死,前面的留下一部分做出口。


一环环半圆形的防御,在城卫军与超凡者们的组织下构成,可以看出,他们的守城经验丰富,总计十几层的半环形防线,并不是要死守,而是陆续退后,当前面的防线被攻破时,更后面的强战力涌上,将血兽潮打退些,其余人趁这时间,再度构成一层层半环形防线。


因科技树完全点歪,以及长年累月的守城,让此时守城者们手中的武器,看起来千奇百怪,例如战斧上绑个芯片的‘科技附魔’,也是能看到的。


这‘科技附魔’当然没实际效果,是拾荒者在古代遗迹中发现控制芯片,但又不会用这东西,就绑在武器上做装饰,和武器上绑羽毛做装饰,没本质区别。


见苏晓来此,黑暗主教·伯赫瓦抬手打了个招呼,似乎已忘却方才谈判时的不快,伯赫瓦说道:“暗夜快来了,对了,欢迎你们来到烈阳星,见到这个世界真正的模样。”


黑暗主教·伯赫瓦说完,看了眼手中的老旧怀表,暗夜还有30多分钟降临。


巴哈环顾前方的防线,问道:“看这架势,你们每天都经历一次?”


听到这话,黑暗主教·伯赫瓦哑然失笑,道:“要是每天经历一次,地城早就不存在,大概每周一次,每个夜晚都是暗夜,要看血月的显露情况。”


经黑暗主教·伯赫瓦的描述,苏晓知晓北大陆的夜晚情况,大概一周一次「暗夜」,一个月一次「黑夜」,至于「血夜」,一年左右才出现一次,每次都是对地城的存亡考验。


相比之下,北大陆这边已经是天堂了,南大陆那边才真的可怕,那是强大势力才有资格待的地方,南大陆每天的夜晚,默认为「暗夜」,大概五~七天一次「黑夜」,一个月一次「血夜」。


如此看来,黄昏城还能维持几亿人口,实在强到不可思议,也因此,黄昏城的绝强者很多,但至强者现今只有一人。


为何如此?答案是,黄昏城的强者不缺少变强资源,「血兽心脏」就是高效又易得的变强资源,黄昏城有完善的吸收「怪物心脏」力量变强的体系,这力量体系的巅峰是至强级,问题是,极少有人能活到这个程度。


深渊能量侵蚀与太阳之力畸变,是黄昏城所有强者都要面对的,那么疯狂的灵魂学院与诸神教,为何认可黄昏城是老大?因为当黄昏城的这一大群绝强级·太阳疯子发疯,那些灵魂学者与狂信徒看起来,就不那么可怕了,就算是他们遇到太阳疯子,也得绕着走。


加之黄昏城的太阳奇迹中,有不少都是超大范围能力,就算每天都面对「暗夜」,黄昏城也能顶住,不过在面对「血夜」时,黄昏城也是有很大压力的。


当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周边忽然安静下来,一种水滴状的黑色液质浮现在空气中,之后慢慢蒸发掉,让空气中有种黑暗气息,吸入空气后,仿佛将空气中的黑暗与恐惧吸入肺脏,然后通过肺脏溶于血中,顺着血液走遍全身,让人由内而外的恐惧。


咚~!咚~!咚~!


遥远又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那是世界巨人的迈步声,当黑夜降临,血月下,满身镣束,身上一根根几十米粗铁链垂下的世界巨人,会扛着一座被黑雾所笼罩的岛屿,一步步前行,没人知道它的目的地是何处,更没人知道它的来历,以及那座黑雾岛上有什么。


地城内,气压装置的驱动下,金属巨门逐渐开启,面对血兽潮时,守城当然不能关闭这金属巨门,这由以克金属制造的巨门,造价极为高昂,除非在城口的防线失守,才考虑暂时将其放下。


黑雾从外面涌来,经过入口处的阻断结界后消散,随后,这阻断结界上出现波动,破风声乍现,一根全金属制,上面遍布风孔的金属箭矢斜钉在地上,一只被贯穿头颅的怪兽逐渐显露身形,它体表颜色五彩斑斓,油质感很强的皮肤上,不断渗出腐蚀性液体。


啪嗒、啪嗒~


黏稠、湿润的脚步声传来,一只体长在四米以上,外皮深红油亮,脊背有一排黑色触须垂下的血兽,以四足行进的方式,一步步走来,它的竖瞳盯着城卫军为超凡者们,那遍布倒刺的舌头,舔舐过嘴鼻,生灵的血肉香气,让它开始按奈不住,但上次攻袭此地的失败,让它没轻举妄动。


很快,一只只血兽从黑暗中走出,作为黑暗生物的它们都有几分理智,可随着只露小半的血月升空,它们的理智逐步被兽性取代。


“吼!!”


一只血兽咆哮,它背上一排触须飞扬而起,它脚下碎石四溅,全速向前奔袭。


轰!


一颗灼热的能量水晶轰过,将这血兽的脑袋打爆,能量水晶也爆开,但下一秒,数之不清的血兽从黑雾中扑出。


城卫军们多为近战,他们的近战经验与胆魄都很强,而经常出去的冒险者与拾荒者们,多位远程系能力,他们的攻击手段犀利,战斗经验丰富。


一时间,血兽浪潮被第一环防线挡住,看到这一幕后,黑暗主教·伯赫瓦脸上有了几分笑容,这是他多年经营的结果。


“怎么样,白夜,地城的防御还不错吧。”


并不知道苏晓底细,且只对灭法者有浅显理解的黑暗主教·伯赫瓦开口,他侧头向一旁的苏晓看来,却发现苏晓正眉头紧锁的看着血兽潮。


这让黑暗主教·伯赫瓦心中有了估量,这位的个体战力的确强,但群战应该不算擅长,毕竟,这等场面就看的眉头紧锁,在烈阳星是很难闯荡的。


苏晓没见识过群战?当然不,他都把永光世界给推平,灭世级族群对付了一大堆,眼下这血兽潮,在他的经历中只算是日常小场面而已,真正让他意外的是,这地城真实卧虎藏龙,在那些袭来的血兽中,竟然隐藏着一只绝强级·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


此等情况下,黑暗主教·伯赫瓦还一脸的淡然,这就实属不一般,如此看来,绝强级·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的攻袭,对于地城而言是日常?


以苏晓的深渊学,他自然知晓深渊系存在的强弱梯队,首先是深渊生物,这些是超级强化版的黑暗生物,种类比较多。


比深渊生物强的是「深渊滋生物」,这类深渊存在就挺难对付了,而在这之上,是「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之前在女巫界,女巫公会对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都没办法消灭的,只能靠个体强者+人海战术消耗,然后将其封印。


如此对比,地城要是几天对付一只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那这大城的底蕴,简直逆天。


苏晓看向一旁的黑暗主教·伯赫瓦,然后发现,这方才还双手抱肩,面带若有若无笑意的家伙,此时面色逐渐铁青,双臂也垂下,眼睛睁大了几分,脸颊还抽动了下。


“看来,你们不经常对付深渊滋生。”


听闻苏晓此言,黑暗主教·伯赫瓦的面色更难看,他说道:“白夜,你知道同在北大陆的死城,为什么是现在的结局吗,因为啊……几十年前的血夜,一只不死不灭的深渊滋生,攻袭了死城,那座大城的千万人口,没剩半个活物,而现在,那只深渊滋生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说完这些,黑暗主教·伯赫瓦口中牙齿咬到咔咔作响,他看着那寄生了血兽的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心中是难以抑制的愤恨,他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地城,即将要不复存在。


“白夜,我们黄昏城见。”


黑暗主教·伯赫瓦从未幻想过,眼下的局面还有好结局,所以他准备立即跑路,那是不死不灭·深渊滋生物,南大陆的三大势力能以封印的方式勉强应对,而在地城,立即跑路才是明智之举。


“……”


第五章:专业[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