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质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人质[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播已结束。】


累计观看人次:230w人。


全黑的画面里, 只剩下观众发送的实时留言。


-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真的绑架现场!!!他们最后说话的声音听不太清楚,听见没几句,但是好像在说‘你不该开直播暴露位置’什么的。


-我刚刚还说根据这个直播找到地址是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居然真的有人能找到?


-根据直播就能找到位置, 这是什么人啊?


苏晓兰全程关注着直播间动态, 她提到嗓子眼的心全程一直都没能落下来, 看到解临和池青出现之后短暂地松了一口气。心说正常人确实做不到,能做到这种事的, 也只有他们总局那两位总是不按常理出牌的顾问了。


同时, 总局也收到信息,成功获得“Z”藏匿孩子的地点:“他们根据屋子里的光线, 找到了位于游乐园对面的信号灯, 那里有座桥, ,桥下的河早之前是一条水路,信号灯就是那会儿建的,水路停运之后信号灯作为历史遗留物, 被留存了下来。”


总局出警的速度很快。


由于之前得到孤儿院这个信息之后他们也派了人在孤儿院附近搜寻, 孤儿院离游乐园只有五六公里的距离, 一行人坐在警车上整装待发。


行驶到靠近游乐园位置时警灯颜色和信号灯颜色混在一起, 点亮了这片已经多年没有人经过的区域。


行动组组长下车之前指挥:“所有人准备!”


“我们这次行动最重要的任务是救孩子,进去之后立刻确认孩子们的位置。”


“狙击手留在外面接应,等待指令。”


“收到!”


所有人都不知道里面现在是什么情况, 但是想到解临和池青毕竟是两个人, 对付‘Z’一个……应该能撑到他们过去。


然而实际情况根本不是二对一,‘Z’被解临一把摁进水池之后, 双手在废弃水池里摸索两下, 摸到刚才落下去的刀, 然后他顺着解临施加在他头上的力道,把头侧过去,增加视野范围,然后忽然奋力拿起刀往后方砍去。


解临只得松手闪避,他很快发现‘Z’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在他身后给孩子解绳子的池青。


池青一边解绳子一边试图安慰面前的孩子,他想说“别哭”,说出来的却是:“你能不能安静点。”


那孩子很显然也被突如其来闯进来的人吓了一跳。


他感觉这两个人似乎是来救他的,但是面前的男人看起来似乎也不像个好人,说出来的话居然和那个绑架犯如出一辙。


“呜哇——”那孩子动地更厉害了。


池青语调更冷:“别乱动。”


“呜哇哇——”


池青:“……”


池青在小孩的噪音攻击下把绳子解开,很难注意身后,等他听见解临那句“小心”之后已经来不及了,‘Z’目标性很强,他还记得池青当初坠河的那一幕,也知道池青受伤的位置在哪儿。


池青抬手格挡,刀锋刺破手套,就在下一秒,‘Z’抬膝往他身上踹去——


哪怕他身上的刀伤已经结痂,不用再贴纱布敷药,但毕竟挨了刀子,池青鲜红的唇色白了一瞬,他清楚地感受到半愈合的伤口收到攻击后再度撕裂开,血缓缓渗了出来。


“躲我身后。”解临说。


解临找不到顺手的工具,他抄起刚才小孩坐的椅子,往‘Z’的方向砸,拉开两人的距离,牵制对方行动,然后几乎在椅子落地的同时以最快的速度贴近‘Z’,腿狠狠扫过‘Z’的小腿肚。


‘Z’闷哼了一声,缠斗间‘Z’头上戴着的帽子缓缓滑落,一张苍白且削瘦的脸露了出来。


男人样貌和小时候相比还是有些变化的,脸型更瘦长了,锐利的眼耷拉下来,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两个人的距离凑得很近,他直直地看着解临的眼睛,张口说了第一句话:“你猜对了,十年前我在这里走丢,我等了一整天,没有人来找我。”


十年前。


这里还不是荒草丛生的模样,作为一家新建的游乐园,到处都是人,摩天轮竖立在游乐园中央,一圈一圈不断转动着。


“喂,”解散前,园里一名教师叫住了他,他至今都还记得那个女人指甲上涂着鲜红色的甲油,她语气很不耐烦,一个月两千多的工资不足以让她耐心地对待一名‘问题孤儿’,“四点准时在这里集合,知道了吗?”


女人可能是口误,也可能是故意的。


下午四点,等他一个人沿着道路走回这里,孤儿院那辆大巴车早已经不见了。


太阳就快下山,游乐园里的人渐渐变少了。


他走到边上游乐区域配套的滑滑梯里,整个人缩在黑黝黝的滑滑梯梯口往外看去,他想看看会不会有人来找他。


返程的时候如果发现少了一个人,如果是口误,应该会来找他吧?


他明明可以自己回去。


游乐园有专门的服务部,问路人借手机打110……


他有无数种方法回去,但他都没有。


晚上九点半,有游乐园闭园前的工作人员拿着手电筒四处巡逻,做闭园前的最后工作,手电筒划过游乐区,没人发现那里还藏着一个孩子。


于是他眼睁睁看着天一点点黑下来,他抱着膝盖,直到路边最后一盏路灯也灭了,他蜷缩在梯子里,任由那片黑暗彻底将他吞没,那个瞬间他想:原来不是口误啊。


他一直等到深夜,等得累了,正当他准备从梯子里爬出来的前一刻隐约听到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那脚步声轻得像是错觉,然后一张脸忽然出现在圆形的梯口前!


那个人正咧着嘴朝他微笑!


“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


这是他那天晚上听见的第一句话。


-


Z回忆里的脚步声和现实里的脚步声渐渐重叠在一起。


“砰——!”


一间间上了锁的房间被刑警用枪强行打开,子弹打在铁链上,发出一声声巨响,紧接着是铁链断裂的声音,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越发临近。


没有了门的阻挡,孩子的哭声听起来也变得愈发清晰。


“呜哇哇哇——”


隐约有人在安抚这些孩子:“别哭,没事了,你们现在安全了。”


解临深深地望进Z的眼里:“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把事情闹这么大,就没想过全身而退,你不会不知道开直播带来的后果,甚至你如果再谨慎一些,你完全可以挑一间照不到信号灯灯光的房间。”解临冷静下来后,发现这场直播漏洞百出,他追问道,“你是故意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人质[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