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秘密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秘密[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新组团旅游去了哦,休息一下再回来吧。当然,你可以选择全文订    哪怕是现在这种情况,他看起来也并不紧张,说话时甚至仍旧带着笑,只是那双常年含笑的眼睛此刻只剩下一片冷意:“一天之内能跟你碰见这么多次,还说这不是缘分?”


池青视线停留在被他放下的那把刀上。


刀沾着血迹。


由于需要划开皮肉、可能还会磕到尸骨,刀身有很明显的磨损痕迹。


锯齿和普通平滑的刀口不同,齿锋嶙峋交错,上面甚至还带着划开皮肉时意外嵌进去的碎肉,那点像牙缝间嵌缀的肉末由于周围肮脏的环境,早已经变成暗淡的黑色“污垢”。


池青眼前闪过白天解临车座上那把同样的刀。


——“我住海茂附近,你说顺路吗。”


池青极其缓慢地眨了眨眼,他把原本低掩的伞撑高,将剩下半张脸也露了出来,这回并没有否认:“是挺有缘分的。”


池青话音刚落,解临先有了动作——他抬手把原先系在脖颈间的领带扯开了一些。


解临试图让他束手就擒,放弃无谓的抵抗:“你要是乖一点,我下手的时候尽量轻一些……免得你皮肤那么白,到时候身上全是印。”


然而这话落在池青耳里就是威胁。


嫌犯在凶案现场被抓现行想灭口是常有的事——虽然不至于为了几具猫的尸体就这么大动干戈。


但对方有病,这就很难讲了。


厂房附近人烟稀少,这里本来就是一块被废弃的地方,靠近海茂小区后门,平时白天都鲜少有人出入这里,更别提下着雨的深夜。


一般人可能会怕,但是池青长这么大就不知道害怕是一种什么感觉。


他不知道的是,正是这份对案发现场的冷淡让他此刻看起来更有嫌疑了。


池青回敬:“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既然没谈拢,”谈话间解临已经走到了门口,说出后半句话的时候整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逼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在解临动手的瞬间,池青往后退了一步。


在两人几乎快要相贴之际,池青一直搭在伞柄上的手指往上挪了几寸,找到收伞的开关,那把透明材质的长柄伞骤然合拢,他将伞尖调换了一下方向,尖锐锋利的伞尖笔直向前刺去!


解临偏过头,用手肘格挡,强迫改变伞的行动轨迹,避开雨中朝他袭来的伞尖。


饶是如此,解临颈侧还是被池青划出了一道痕迹。


“挺聪明,”解临一只手抓着伞,另一只手用指腹抹了抹那道细长的伤痕说,“还知道用伞。”


男人领口敞着,身上那件衬衫逐渐被雨淋湿,他这副皮相时常流露出一种天生的暧昧感,伞尖划出的痕迹仿佛猫抓似的。


池青没说话。他拎着伞,伞尖依旧像一把银针似的,直直地对着他。


季鸣锐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好兄弟此刻正在经历什么。


他写完要交的报告,这才按了按颈椎,抬起头看一眼手机。


看完手机未读消息之后他收到了今天第二次暴击:“……”


-谢谢你们。


-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才让我每天都怀疑我的存在是不是拉低了人类智商的平均值。


-不过我有个问题。


-你到底是怎么和人家得出同一个结论的?


虽然解临当时说完那堆话之后就走了,他们本来也要跟着去,斌哥只对他们说:“你们就别过去了,把今天要交的报告先交上来再说,他一个人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天才面前,他们确实太多余了。


季鸣锐几乎都能想象出池青和解临两个人同时在推同一件事的样子。


他感叹着,最后发过去一句:


-有机会真该让你和人见一见,你俩应该很有共同语言。


然而两位很有“共同语言”的人此时还在交手,池青手机早就在打斗中掉落,机身落在草地里和淤泥亲密接触,机身滑出去一段距离后彻底报废。


解临一开始顾忌他手里那把伞,将节奏放缓,那把伞是个双刃剑,能刺向他的同时,也很有可能不小心伤到使用者本身。


于是解临一边打架还要一边提醒正在和他互殴的那个人:“你小心点。”


那个人显然不想和他对话。


伞身在空气里挥出一个干净利落的弧线,残影未消,直冲他暴露出来的弱点挥去——


解临没躲。


秘密[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