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父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神父[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通过我进入无尽痛苦之城


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坑


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


我是神权神志神爱的结晶


在我之前未有永恒之创造


我将于天地一同长久


进入者必将断绝一切希望


——但丁《神曲.地狱篇》


少管所内。


李康正和其他青少年一起上思想品德课。


他在这群人里算是年龄最小的那一拨, 哪怕身高像抽条的柳芽,仍难掩稚气。


为了印证这个离奇的猜测,解临和池青两人拿着通行证一路走进去, 最后在少管所食堂和李康见了面。他身上已经看不出被抓时那种很深的郁气, 只要不提到他弟弟, 他就跟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


这个时间不是饭点,食堂里没什么人。


泛着油光的桌面, 缓慢转动带起一阵凉风的风扇在头顶盘旋。


李康坐在对面默默地看着他们。


对视间, 他忽然觉得对面这两个人的瞳孔有一种奇异的压迫感,像一阵深黑色的漩涡, 几乎要让他怀疑这两个人是他的“同类”, 但是再一看, 嘴角带着笑意的那个人眼里那抹黑色的东西消退殆尽。


男人身穿一件黑色西装外套,里面搭了一件白衬衫,衬衫扣子开了两颗,驱散外套带来的几分“正式感”, 他挽起袖子, 笑吟吟地问他:“在这里待得还习惯吗?”


男孩还记得是谁把自己送进来的, 他沉着脸没有说话。


解临随口说:“你不用紧张, 我们就是来做个回访,如果你表现好的话,可能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池青闻言挑了挑眉。


他来之前可没听季鸣锐提过这茬。


池青今天没戴手套, 两只手严严实实地插在兜里。


解临不动声色地碰上池青的手背。


【我说的是“可能”, 又没说“一定”。】


池青:“……”


敢情在这骗小孩呢。


李康毕竟还只是个孩子,他并不想在这里多待, 问:“真的吗?”


解临:“真的。”


“你们要问什么?”


解临抬手, 卡在指节处那枚银色戒指和李康脖子上挂着的东西颜色一样:“问问你脖子上这条十字架项链。”


李康显然没想到解临想问的问题是这个。


解临问:“自己买的吗?我去过你家, 你家里没有任何和宗教相关的东西,你父母也不信这个。”


“……”李康低头看了眼自己脖子上那条项链,十字架泛着银色光芒,说,“别人送的。”


“谁?”


时间回溯到最初的那场雨夜,猫被开膛破肚,猩红色血液混着雨水淌了整条街,那名叫李康的男孩从便利店里偷了一把锯齿刀,他来到野猫聚集的地方,把这些野猫当成自己的弟弟泄愤。


雨水打在水泥地面上,稀释了身后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李康身上披着一件过大的雨衣,雨衣上沾满了血水,他的动作并不熟练,下第一刀之前手仍在抖,刀尖卡在猫的脊骨上,一时间没办法继续往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过放弃的。


他并不知道自己身后立了一个人,一个身形高瘦的男人,男人穿着黑色雨披,雨帽尖尖地,帽檐耷拉下来,盖住了他的脸,他像个从黑暗里走出来的巫师,神秘又危险。


男人脚上的雨靴也沾着地上的血水,走路声就像雨滴砸在水洼里一样。


“小朋友,”李康听见身后有一把略带沙哑的声音说,“这样杀猫,是很费力气的。”


李康手一抖,差点被刀上的锯齿划伤:“……”


男人继续说:“你应该刺它的心脏。”


李康回忆到这里:“他说他是教会的,刚好路过,问我为什么要杀猫,只要我说出来,天主就会谅解我。”


一个小男孩偷偷干坏事被发现,心理素质没那么强,刀掉在地上,溅起血水。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陌生的人说起自己的弟弟。


也许是因为黑暗、雨夜、杀戮、流淌的血水、猫睁大着的像铜铃般的眼睛,以及男人带着引诱的口吻。


“我讨厌他,”李康把刀捡起来,防备地抵在自己胸前,看向面目模糊不清的男人说,“讨厌得恨不得想掐死他,他每次在夜里哭,听到他的声音,我很想掐死他——”


“主听见了你的声音。”


“……”


男人说着缓缓蹲下身,李康依旧看不到他的面目。


雨势变得更大了,倾盆而下的雨幕像一道屏障,挡在男人面前,让他本就模糊不清的五官变得更加难以窥探。


李康只能看见男人的眼睛。


那是一双仿佛能看见死亡的眼睛。


“你知道吗?”男人看着他,一字一句说,“你弟弟心脏的位置,和这只猫心脏的位置,可是很像的。”


雨水顺着帽檐钻进李康的面颊上,冰冰凉凉地像一条毒蛇。


-


“——教唆犯罪?!”


派出所里,武志斌皱着眉道。


这几起案子圆满落幕,队里本来给武志斌放了一个长假,让他好好休息,去医院谨遵医嘱,做做腿部康复,然而这假才刚批下来,就横生变故。


神父[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