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夜色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色[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新组团旅游去了哦,休息一下再回来吧。当然,你可以选择全文订    李康哪怕是被抓了现行也不显紧张,由于正值青春期、他脸上长了一片痘痘,很普通的一张脸,看上去和无数坐在教室里上课的学生没有任何差别,嘴里说出口的话让隔着玻璃大喊大叫‘不可能是我儿子,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的李广福逐渐沉默。


李康的后妈是一名车间工人,今天本在上晚班,接到消息立马赶过来,隔着玻璃又哭又骂。


而李康微微抬起头,嘴角竟挂着一丝笑:“我早知道他和那个女人在我妈死前就偷偷在一起了,我妈一去世,就迫不及待结了婚。我从他出生的那天起,就想杀他了。”


“哐!”


玻璃窗被女人猛地用拳头砸了好几下。


房间内隔音很好,听不见女人在喊什么,凭借口形依稀能辨认出半句话:‘……你这个畜生’。


李康平淡的五官这才动了动,他不顾在门外叫喊的女人,说:“刚才那刀不应该动他的胳膊,我应该先划开他的喉管。”


审讯室里,季鸣锐坐在男孩对面,被这来自孩童的丝毫不加掩饰的恶意震得说不出话。


李康被带出去之后,女人不顾阻拦作势就要扑上来:“他是你弟弟啊——他甚至都没满一岁——”


拉扯间,校服领口歪斜,露出了李康脖颈间一条很普通的银质项链,从露出来的边角形状看,吊坠应该是一枚十字架。


小组三人刚上任,平时终日泡在街坊邻里鸡毛蒜皮里,第一次直面案件。


一起很普通的流浪猫被杀事件,李广福、李康、以及后赶到的女人,他们住在海茂小区里,平时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谁也没想过正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背后却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季鸣锐在审讯本上匆匆写下几句总结,武志斌连夜赶来后,他把剩下的流程交给更有经验的斌哥。


他合上本子出去,搬了张椅子坐到外面。


他对面坐着另外两位案件参与者,现在已经是深夜,这两位其中的一位没熬住,池姓参与者在沙发上很熟练地找了个位置睡觉,他大概是嫌吵,一条手腕横着覆在耳朵上。又由于洁癖,不安全感体现得淋漓尽致,将手完全缩在宽大的衣袖里。


另外一名参与者坐在他旁边翻杂志,见他出来还跟他打了声招呼:“季警官。”


解临手指抵在下唇,又补了一句:“他睡了。”


这个情形令人熟悉,前不久季鸣锐也是这样给他们做的笔录。


只不过当时这两个人还在互指对方是嫌疑人,现在真凶落网,正在审讯室里坦白罪行。


季鸣锐开始做记录:“你们是怎么听出电话有问题的?”


饶是解临再能花言巧语,也很难讲出这其中的具体原因,就好像他只不过是发现一个人渴了需要去喝水,吃饭喝水这种事情,并没什么好讲的。


“直觉吧。”


季鸣锐:“……”


经过这次事件,季鸣锐隐隐觉得与其说是直觉,不如说这是某种危险的天赋。


季鸣锐又问:“那门是谁踹的?”


“他,”解临说,“本来让他跟我一起扮物业,但他扮得实在不像。”


季鸣锐十分认同:“是的,他演技确实不行,不然也不会……”也不会从电影学院毕业之后就查无此人了。


季鸣锐话没来得及说完,池青向来浅眠,他覆在耳朵上的手动了动,半睁开眼。


季鸣锐嘴里的话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但其实他这个人也是有可圈可点的地方的,虽然演不了正常人,但是演反派的时候真的是活灵活现。”


池青坐起来说:“你以为我没听见前面那句吗。”


其实细数池青为数不多成功试上镜的角色,基本上没几个是好人。


夜色[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