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履约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履约[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说凶手只是一名18岁在校高中生?”


“而且他平时学习成绩非常优异, 这是真的吗?”


“……”


总局门口,天刚亮就围了一圈记者。


这些人手里拿着摄像机把门口堵得水泄不通,闪光灯疯狂闪烁, 这些人获得消息的途径太广, 关于这起案子真凶已经捉拿归案的消息还没有正式公布, 这些人就已经在这堵着了。


这起案子由于受害人都是学生,所以热度一直居高不下, 但是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凶手居然也是一名高中生!


高中生犯罪, 尤其这个高中生还是市重点年级第一。


话题度直接爆了。


有媒体提前准备好资料,查了沈星河的全市排名, 惊讶地发现整个华南市也没几个人分数能比他高的, 每次全市统考成绩都在前三。


刑警们步伐匆匆地略过这些媒体, 从媒体让开的那条小道一路往前走。


等他们过去之后,媒体的镜头对准最后两个并肩从总局里走出来的人身上。


解临今天穿的是一身白色,白色外套穿在他身上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显得纯良多少,仍旧像是一个过来骗女生的渣男, 他随着镜头在靠得最近的一位媒体人面前站定, 微微笑道:“不好意思, 麻烦让一下, 我助理洁癖,不喜欢人靠他太近。”


池青一身黑,出门的时候还不冷, 穿了一件带兜帽的黑色卫衣, 眼睛由于困倦微微眯着,但哪怕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但还是很精准地避开了两旁的所有人。


上了车之后, 解临问:“很困?”


池青说:“也不是, 就是没什么事儿干。”


沈星河是主动认罪的。


他们甚至都还没到想办法让他如何认罪这个层面上, 对策都还没想好,这案子就这么结束了。


沈星河被带走之前,在池青身侧停留半秒,他低垂着眼看了一下池青手上的黑色手套。


作为和池青解临两个人在网络上间接交过手的人,他记得新闻上一闪而过的黑色手套,于是和池青擦肩而过的时候说:“是我输了。”


尽管沈星河自己说是自己输了。


但在这次的案件里他们做的并不多,这两个最重大的纰漏都是沈星河自己造就的。


是沈星河赴了一场不该赴的约。是他自己到最后,面对测谎仪的时候还是没能掩藏好自己的心跳。


此刻外面被记者围堵得水泄不通,沈星河正坐在关押室里,层层密密的铁网遮住了外头的景色,有两束光透过铁网缝隙照了进来,沈星河对着那点转瞬即逝的光看了很久。


他想起小岚给他拍过的那张阳光。


他曾在黑夜里对着那张照片看过很久。


-


回到派出所后。


季鸣锐浑身无力地摊在自己的工位上,被这段时间以来高强度的工作弄得浑身乏力。


他趴在桌上睡了会儿,看到武志斌提着一壶水从办公室里出来,又猛地坐直了。


武志斌看他一眼,说:“怎么的,赶紧趁这个时间眯会儿吧,等会估计就没时间了。”


季鸣锐不是因为打盹被人撞见才忽然坐直的。


他只是见到武志斌才想起来:他们斌哥似乎逐渐不再参与这些案子了。


季鸣锐斟酌着说:“斌哥……你这次都没怎么带我们……”


武志斌是没怎么参与案子。


但其中原因这帮孩子根本不知道,也不能知道。


这次的学生案件让很多人都联想到了当年那起轰动全市的绑架案。


那起案子已经过去十年,很多人都不记得了,也有很多人没有听说过它,于是各路媒体借此机会大肆宣扬了一波。


某天局长把他叫过去的时候,电脑屏幕上开着网页,网页上是一篇热门新闻。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吗。”局长两手交握,目光沉静地看着他。


办公室门窗紧闭,百叶窗被拉下,遮得严严实实。


武志斌说:“大概猜到了。”


局长意味深长地说:“解临的那个‘助理’,从第一眼见他我就觉得眼熟。”


武志斌没有说话。


局长心中了然,印证了他的猜测:“你早就知道了,他是当年那个唯二幸存下来的孩子之一。”


办公室里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谁都没有想到,当年那起案子幸存下来的孩子,十年后成为了两名屡破重案的犯罪顾问。


武志斌最后说:“这件事我有责任,但我相信他们。”


这些话他都没跟季鸣锐说,他拄着拐杖一笑置之道:“我不让贤怎么给你们这些小辈施展拳脚的机会。没什么事儿,别老毛病了,我这腿再出任务就得费了,医生警告了好几次。”


这话也是真的。


武志斌年纪到了,身上伤病有些扛不住。


他回到办公室里,关上门,坐在电脑前半天最后打开了一个收藏的网页,看着当年的陈年旧案因为沈星河而被再度翻出来,右眼皮不受控制地跳了跳。


履约[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