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认罪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认罪[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滴——”


这一声重重地砸进所有人耳朵里。


那份资料静静地躺在桌上。


死者喻岚。


生前使用的微聊账号为弟弟喻扬的曾使用过的账号:yuy……


沈星河很明显地怔愣片刻, 他的视线透过镜片,落在那一串熟悉的字母上,他只看见了前半段, ‘yuy’之后的字母却模糊起来, 他定定地对着那片模糊的光晕看了很久, 直到他眨眼,那片模糊才逐渐消退。


审问一个人就像花时间精力去撬开一枚毫无缝隙的蚌壳。


眼看现在好不容易撬开一道缝隙, 刑警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刑警锐利的眼神牢牢锁定在面前的少年身上:“三个月前, 她在网上认识了一名网友,她以为对方是她弟弟的追求者, 又很快发现对方性别特殊, 害怕对方受伤, 所以她小心翼翼地维系着‘弟弟’的身份。你真的不认识她吗?”


沈星河张了张嘴:“我……”


他的话没有说全,就在这顷刻间,连接着测谎仪的电脑上所有波段都在上下疯狂浮动,毫无规律可言, 很快整个屏幕上所有的电图都转变成了危险的红线, 沈星河不光心跳失衡了, 他的呼吸、脉搏……一切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


观察室里, 所有人都看着那片满屏幕的红线没有说话。


但就连池青这种压根没有情绪接收系统的人都捕捉到了一个细节:“他刚才……是不是在哭?”


虽然他们并没有看到哪怕一滴泪。


尽管沈星河只是眨了一下眼。


所有人都在屏气凝神地等下一声“滴”。


然而他们没有等到。


因为沈星河垂下眼,他坐在逼仄审讯室里,说了唯一一句真话:“我是你们要找的人。”


下一刻, 他又说:“人是我杀的。”


季鸣锐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认罪了?”


“早知道喻岚的资料那么好用, 一开始就往他面前甩,这案子早破了!还用折腾那么久。”


这次审讯很重要, 但是他们对于这次审讯的期待也只是希望能够从沈星河的话语里捕捉到一些漏洞, 让他们离真相更近一些。


目前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够指认他, 对此沈星河本人也很清楚,他没有理由认罪。


他们以为喻岚最多只是一个突破口,没曾想这居然是沈星河的一道防线,一旦击中便溃不成军。


-


沈星河认罪之后被转到另一间房里,探照灯和监视器直直地对着他。


他的对面坐的人由原先的一位变成了四位。


池青和解临坐在季鸣锐边上,近距离打量沈星河。


这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隔着虚无缥缈的网络追查他的踪迹,现在这个人从网络里走了出来坐在他们面前。


刑警问:“你说是你杀的人,你是怎么杀的?又为什么要杀他们?”


长久的沉默过后,沈星河缓缓道:“既然你们能找到我,应该也已经查到我弟弟的事了。”


“星州出事的时候我还不在华南市,没有见到他的遗体,但是听到警察说他是因为家庭原因抑郁自杀——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不可能。”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除了我以外也没有人这样了解他。我弟弟虽然性格内向,但他并不软弱。”


提到弟弟许星州的时候,沈星河的神情是柔软的,他仿佛隔着时空看到年幼的许星州跟在他身后喊他“哥哥”。


两兄弟性格迥异,许星州敏感又温柔,长得也秀气,小时候领着他出门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他妹妹。


由于家庭原因,父母不尽责,家中又时常争吵不断,所以沈星河作为哥哥,成熟得比较早,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得处理家里的问题,也得照顾比他小一岁的弟弟。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们家就总是吵架,这很容易理解,毕竟很多人结婚成家都不是因为相爱,有很多别的原因。我弟弟(许星州)从小就是一个异常敏感的人,他成绩优异,但是性格内向受委屈的时候会躲在窗帘后面偷偷哭,哭完会装作自己没哭过。”


年幼的许星州不想让哥哥担心,但是架不住沈星河心思深沉。


很快许星州就发现每天放学路上拦着他问他要零花钱的小混混见了他都绕着走;在课堂上公然骂他‘娘们唧唧’的同学第二天向他道了歉……


父母离婚后,两兄弟不得不分隔两地,沈星河走前,许星州对他说了一番话:“哥,我能自己保护自己的,我还要当一名医生呢,以后,我还会‘保护’很多人。”


他们这个家庭破裂不在一朝一夕。


对许星州的打击没有那么大。


兄弟二人刚开始联系得很频繁,但由于沈星河的学校管理制度过于严格,又时常要参加一些竞赛活动,之后两人联系的频率减少许多,这段时间许星州的的确确成长了,在他死前几个月,心思缜密如沈星河,也没发现他有任何异常。


唯一称得上是异常的,只有某天晚上,许星州撤回的一条消息。


“那是星州死前一个月,我当时正在准备竞赛,凌晨三点看到那条未读,点进去已经被撤回了。”


沈星河回了一个问号:?


隔天,许星州说:没什么。


-就是有一道题没解出来。


认罪[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