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测谎   危险人格[1/2页]

首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测谎[1/2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落秋中文] https://m.luoqiuzw.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沈星河第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样子。


这张脸和证件照上的脸重合在一起, 也和数天前光远食堂窗口站着的人的身影叠在一起。


新闻播报当天,食堂阿姨一边对着食堂里的小电视唏嘘,一边热情洋溢地给学生打饭。


窗口捧着餐盘的那只手动了动, 顺着手往上, 是一张戴着眼镜的脸。


他看了一眼边上的电视, 在食堂阿姨盛饭的时候说了一句:“谢谢。”


-


“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不是很清楚。”


“你不在光远上课,也没跟老师请假, 你去车行干什么?”


“对汽修感兴趣。”


“你现在高三, 成绩也是全年级第一,你对汽修感兴趣?!”


“……”


审讯室里, 少年身上穿着件灰白色羊毛衫, 他整个人是镇定且沉郁的, 透过眼镜镜片,对面的刑警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似乎藏着很多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有。


由于这两天在参与修车, 沈星河食指第二节指节上贴着一块创口贴。


他另一只手指指腹在创口贴上摩擦几下, 然后轻描淡写地说:“学校里的课太无聊了。”


刑警:“你不考试了?!”


沈星河:“保送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片静寂。


沈星河说这些并不是炫耀, 只是在诉说一个平淡的事实:“所以才说太无聊, 想找点事做。”


刑警提高了一点声音:“找点事做,你想做什么不行,偏偏去当汽修工?”


沈星河坐在对面, 实在不像一名嫌犯。


他成绩优异, 样貌也好,年仅十八岁, 是该坐在教室里读书的年纪——虽然先前那起杀猫案凶手年纪比他更小, 但是也正因为年纪小, 所以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弟弟的厌恶表现得非常明显。


但在沈星河身上看不出这些。


他没什么情绪地说:“我说了,感兴趣。”


“为什么没通知老师?”


“因为老师不会让我出来。”


在汽修这件事上他的态度很坚定,问话的刑警换了个问题:“你手机被老师收过,当时你用手机浏览的是什么页面。”


沈星河对答如流:“新闻,手机推送的。”


“这么关注新闻?”


“附近学校出事,全市都在关注。”


“……”


观察室那扇大玻璃窗和沈星河的位置离得很近,少年几乎像是坐在他们面前一样,池青和解临两个人能通过这扇玻璃清楚看到沈星河说话时的表情。


解临说:“他很冷静,就算抓到了人,这事恐怕还是有点难办。”


不多时,季鸣锐从隔壁房间退出来:“这小子冷静过头了,那张嘴,说什么都撬不动!”


也正是他过于冷静的反应让在场所有人意识到——就算抓到了人,他们目前还没有掌握到足够的证据能够指认他。本来以为一个还在上高中的学生,能难搞到哪里去?


没想到还真的挺难搞的。


沈星河似乎笃定了他们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解临隔着手套捏池青的手,抓在手里把玩半天,忽地想到了什么。


池青也想到了一件事:“我过去碰他试试。”


虽然他对别人在想什么这件事毫无兴趣,也无意窥探任何人,但他偶尔会想起喻岚那双温柔的大眼睛。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变了。


在某些时候,他不再厌恶,也不会恐惧。


解临捏着他指节的手没松:“知不知道什么叫科学的力量?现代科学也能读到他是不是在说谎。”


解临说到这里侧头对季鸣锐说,“给他用测谎仪试试。”


一般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他们很少用测谎仪。


大部分受到审问的人,都还是能够从情绪、对话中暴露蛛丝马迹,用到测谎这一步,是真的拿对方没办法了。


解临:“测谎仪不能当做证据,但是它能给人一种压力感。当一个人知道自己说谎会通过机器传感器被检测出来,他说话的时候还能那么若无其事吗?他的脉搏,心跳,心率,血压,呼吸,哪一个会‘出卖’他?”


冷冰冰的机器很快摆上桌,沈星河跟着指使把自己的右手手指放进传感器上,紧接着手腕被一根红色绑带绑住。测谎仪上连着几根线,其中一根通往电脑,桌上那台电脑屏幕上出现一张类似心电图的东西,负责收集不同的波段数据。


如果数据异常,波段会随之变化,线条从绿色转变成红色的同时,机器会发出“滴”地一声。


谈话继续。


问题回到第一句,沈星河面前的刑警重新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真的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找你吗?”


沈星河只在穿戴上设备的时候给了那个机器一点目光,继而又冷淡地移开,然后他重复刚才的回答:“不太清楚。”


刑警:“转学来的华南市?”


沈星河:“家里人工作变动。”


测谎[1/2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